{{ now | date("yyyy年MM月dd日 EEEE")}} 总访问量:{{siteCount}}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站首页 > 媒体聚焦

福建日报:“河长制”的号角

  发布时间:2018-11-27 15:22:00 点击数:{{pvCount}}  字号: | |

 “小溪河”.大手笔

 这是一条讯息,更是一声号令——中国,全面实施河长制!

 这是中国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性抉择,这是全国人民久藏心底的一个愿望。

 东西南北,大河上下,闻声起舞,即时而动。

 闽之西部。龙岩,素有“三江之源”之称谓。全市六条水系,下游分别涉及广东梅州,福建漳州、厦门、三明和江西等地。

 既为“三江之源”,水安全态势如何?新世纪,全市各级诸方勠力治水,共图青山常在,碧水长流,却禁不住水安全事故频发,揪人心肺——

 九龙江上游库区、棉花滩水库湖面,不时水葫芦铺展连绵,死猪臭禽漂浮其上;

 小溪河,九龙江北溪上游支流之一,污染日重,被称为“牛奶河”“小黄河”“小黑河”,铁、锰长期超标,其渗流影响,牵动了2017年厦门五国“金砖会议”之神经……

 警铃鸣响,火在眉睫;时不我待,奋争朝夕!

 全国实施“河长制”号令不久,龙岩市在福建全省率先出台《龙岩市全面推进河长制实施方案》。

 河长制,谁任河长?

 龙岩市委书记、市长是全市的总河长,各县区的书记、县区长是当地的总河长,各乡镇书记、乡镇长都是属地河流的河长——龙岩,全省领先实行“双河长制”,开启前所未有的“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治河方略。

 至当年4月底,全市共设立各级河长2554名。其中,各级总河长281名,各级分级河长或河段长398名,村级河长1875名。

 一个新的办公机构——河长制办公室,于市、县、区及各乡镇,迅即确定地点,遴选人员,经费到位,一级级,一个个,接连挂牌开张。

 舞台搭起来了,大幕唰唰地拉开了。戏怎么唱?

 龙岩市总河长、市委主要领导以坚毅强硬的语气,向全市各级党政和各相关部门,挥臂发出指令:抓铁有痕,掷地有声,看行动,观实效!

 作为市委、市政府眼皮底下的中心城市,各级翘首、八方聚焦——龙岩市区实施河长制的开刃之作,剑指何方?

 总河长酝酿已久,成竹在胸。号令:以铁的决心,用铁的手腕,打响小溪河流域污染整治攻坚战,还一溪清水于龙岩市民!

 铁、锰因子超标,视觉观感差。多年来,小溪河流域水污染久治不愈,成为影响龙岩母亲河——龙津河水质的主要因素。浑浊的小溪河,成为流淌在市民心中挥之难去的痛。

 河之殇,何处下刀?彻查污染源,成为首要之急。

 总长近40公里的河道,两条支流之外,沟汊繁多、盘绕起伏,两岸地形复杂,各类企业众多,有的地段山深林密。查找污染源,艰危繁难,且不可扯旗放炮、大轰大嗡。总河长周密运筹,悄悄把任务交到市里两家具有暗访调查、舆论监督双重功能的新闻媒体身上。

 于是,接受了这一任务的媒体,挑选出精干得力的记者,组成暗访调查组,兵分两路,奔赴小溪河上游两条支线流域展开秘密寻查。这一查,前后竟是近两个月。起始,暗访组只知道,小溪河污染主要来源于上游马坑、中甲两条支线流域,但上游有哪些污染源,几家企业,什么类型,分布哪里,心中全然无数。带上设备,迈开双脚,一场“盲查”就此悄然进行。

 第一步,先摸清两线水系分布,由下游往上游,直至河水源头。

 马坑线,媒体调查小分队沿着河道公路,循着卫星地形图,从曹溪的王庄、崎濑、马坑,到适中的卢韦、莒舟、新祠、阳东等,每到一处村庄、桥头、工矿点,调查组下河道,看水质,找支流,寻水源。

 中甲线山高林密,支流隐蔽,岔路众多。卫星地图上很难看清水系分布图。调查小分队只能沿着河道,徒步由下游往上游找。由于河流穿过高山密林,地势陡峭,几乎没有河岸可走,组员们只能脱掉鞋袜,手脚并用,蹚水攀爬。

 调查组随身带上水桶、矿泉水瓶、长绳、标签,每到一处河段,便取一瓶水,做好标记,仔细观测不同河段水质区别。

 经过四五天的艰难寻找,基本摸清了马坑、中甲两条流域水系支线分布情况、各支线汇口所在以及各段水质的变化情况,查到了每线支线的干净水源头。

 第二步,沿着主河道,由上游向下游,一段一段查找污染源。

 有的河段,走着走着河水就变脏了,但无论如何来回搜寻,就是找不到污水入河口。后来才发现,有的污水入河排口以暗管埋在水下,河面上根本找不着。

 寻觅污染源则更难。少部分污染源在河边,如个别洗沙场、鸭场,相对容易找。但大多污染源都隐藏在山里,为逃避监管,企业污水并非通过正常明沟排出,而是另辟途径流经山壑排出,经常要循着污水爬山越岭,才能找到污染源。

 而有时,因流经密林,跟着跟着污水就“丢”了,或是一座峭壁横在面前,爬不过去了。这时,调查组只能往有路的地方走,进入山坑“盲”找企业,一条山道进去徒劳而归,只能再折一条山道进去……

 有的企业排污不定时,去一两次不一定能撞上。比如某碎石场、某陶瓷厂,根据企业附近水沟留下的污痕,怀疑企业有非法排污行为。但跑了六七回,都没抓到“现行”,直至有一天再去时,终于“逮个正着”。

 每找到一处污染源,就用手机定位记录好经纬度、取证时间,并用瓶子装取污水,细致做好证据收集。

 每天调查完回来,两组人马都要碰头,画出当天查找的线路图,分析当天调查情况,商讨问题对策和调查方向。同时,将当天拍摄的图片、视频等资料拷贝整理出来。

 因为是暗访,企业基本无法进入,要找到污水排口、掌握确凿证据,十分困难。企业警惕性很高,调查组一进入附近区域,便会引起注意,企业里的人走上前来,盘问调查组:“你们哪里的,来这干什么?”

 在适中兰田下坂石灰石矿附近,他们发现,山坑里的溪水一经过此区域,就变得浑黄。循着黄水往上查找,来到石灰石矿门口对面,便听见下方山谷里传来一股哗哗水流声。

 污水是否来于此地?正当三位记者爬下山谷查看时,矿里走出来四五个人,站在门口远远盯着他们看。“不管他们,快下去看看!”大家迅速下到溪边,只见一只生锈的铁管喷出高高的黄色水柱,落入溪流。溪边都是淤泥,为近些拍水取证,两位记者不小心一脚踏下去,便陷进了泥浆里。

 拍完镜头,拔起泥鞋来不及清洗,迅速往回撤。爬上路面时,矿区大门里扑出两条狗,后面跟着两个人朝暗访组快步走来。赶紧上车,摇下窗,抬起相机、摄像机,快速补拍了矿区全景,火速撤离。

 中甲线调查小分队也常被“盯梢”。历经种种艰难险阻,近两个月后,终于完成了两线污染源的调查,摸排出了20多个企业污染源线索,以及河道倾倒垃圾、弃土乱堆乱放等10多个问题。

 两组将调查发现的全部问题,整理出详细的调查报告,做成集文字、图片、视频于一体的PPT。

 总河长立即召集市河长制办公室和环保、公安、检察、效能等部门单位的负责人,观看暗访组制成的影像带,部署小溪河治理工作,要求根据问题线索,从严从重从快查处违法排污企业。当日,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取证。

 在暗访组记者的分头带领下,联合调查组兵分六路,对小溪河流域沿途的选矿厂、采石场、路政工程、养鸭场、洗涤厂等企业进行突击调查取证。

 经过提取检测水样、检查环保设施、约谈企业负责人等程序,最终确认锁定涉嫌环境违法违规企业22家。媒体调查组发现的问题均得到证据固定。

 紧接着,召开小溪河污染整治工作责任清单交办会,将调查组发现的问题,逐一分解落实到市直部门和属地新罗区政府进行处置、整治——

 关闭拆除5家无生产经营证照的企业;行政处罚10家涉嫌环境违法企业,其中3家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企业责任人;整改7家存在不规范问题企业,以及河道倾倒垃圾等15个问题事项;20余名干部因此而被问责;所有涉嫌违法违规排放企业一律停产整顿。

 初战告捷,群情振奋。

 根据总河长的要求,市两家主要新闻媒体连续对小溪河的整治推出声势赫赫的报道,并公布了此次列入环境违法违规整治企业的名单。如此一系列动作,在社会上引发了强烈反响。广大市民从中看到了市委市政府空前的整治河道污染的决心、力度,看到了党中央施行的河长制在创建良好生态环境中初步展示的强大威力。

 然而,小溪河的整治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媒体调查组没有居功偃旗息鼓,而是自觉转入“常态化”,每日用手机拍摄记录小溪河水质,至今已连续记录了整整一年。一边记录下游水质,一边调查上游污染。每天根据水质颜色,有针对性地开展调查工作,快速摸清污染源。

 市河长办、相关部门、属地新罗区有关人员和媒体记者,共同组成了“小溪河”工作群。天天在群里发布相关文字和图片信息,特别是新发现的污染情况,各级河长办、相关部门立即提出处理意见,查办人员迅速出动,直奔现场。这个微信群至今会集了67人,特别是担任总河长的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加入进群,每天关注其上的内容,及时发令,经常督促严查案件,或肯定、激励工作人员。

 新罗区曹溪街道的小溪河巡查队队长陈金明,是当地人,曾在企管站工作,被称作小溪河的“活地图”。去年实施河长制后,他带着三名队员,轮班巡查小溪河,常常于深夜里深入山地暗查,有时连续跟踪夜查近一周。去年大年三十和今年正月初一,本应好好休息,与家人一起欢度佳节,可是,他照样开着车子,带上队员,出发到溪流沿岸巡视。

 像陈金明这样对小溪河有着特殊情感的市民与日俱增。市民老詹,年近七旬,多年居住在小溪河边。对如何让小溪河碧水长流,使市民永享“河畅、水清、岸绿、景美”,他不时向媒体和有关部门建言献计。譬如,看到河畔、路边的一些树木无端枯死,为之痛惜,他提出,可否倡导“认养身边树”?许多市民聚聊之时,都有一个相近的认识:同顶一片蓝天,同在这方土地,小溪河的清浊与一方水土息息相关,与孩子们的未来息息相关,与自己的幸福指数息息相关。

 去年11月初,市委办、市政府办批转了新罗区的《小溪河流域水环境治理常态化工作方案》,明确职责分工,建立长效机制,推进治理常态化。成立小溪河流域监管中心,组建15人的队伍,每日进行巡查、督查。推出五条铁腕治理原则,多管齐下,全面、深入整治小溪河。

 小溪河治理,自此跨入了“新时代”。

 在河长制实施一周年之际,或者说在此前好多个月的时日里,人们欣喜地发现:小溪河水质明显变清了,水面上常常呈现出明丽的淡绿色,人们在河边不断增长延伸的栈道上漫步悠游,入鼻的是清和的徐风,入眼的是河水的清亮,入耳的是孩童们欢快的歌声……

 权威部门检测,小溪河终成盛大易容——铁、锰多次实现“双达标”;水质由重拳治理之前的四五类变身为二三类,且大多数时间为二类水质!

 小溪河,大变革。大变革实现大变脸,堪称市委、市政府总河长给属下各级河长做出的一个高标准、高难度、高分数的示范动作,它为全市的小流域污染治理构架起意义深远的参照坐标。

 河清江晏终有时

 在龙岩几个县区奔走了一周左右,见了不少各级的河长、河长办工作人员,接触了一批不同身份的干部及民众各色人等,研读了大堆的文件、资料。

 实施河长制一周年,许多河长、河长办人员以及一些干部职工、百姓一致谈道,这一年,当然不能说已经取得了多么巨大的绩效,但是,大家伙都是蛮拼的,扎扎实实地、夜以继日地、空前劳碌地在干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往后的关键是使之“常态化”;习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了广大干部和百姓的心底;一条条江河,的确开始变清了,原先看不到鱼虾的溪河里出现了一群群自在悠游的小鱼儿,这也是今年回乡欢度春节的外出人员普遍的观感。

 看着那一个个奔走忙碌的身影,端详那一张张略显疲惫的脸庞,注视那一条条初展清绿的河流……不由得,又记起古老的诗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日升月落,岁序轮转。

 河清江晏。晏,安宁、平静之意。江河,到了永远没有予她伤害、污糟、欺凌的那一天,她便清灵、平和,万分的柔情蜜意了。她是我们嫡亲的爱人,她是人类久远的挚友。

 我们、你们、他们,都坚信:河清江晏终有时……

相关链接
  •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创造安全稳定社会环境。
  • 深化扫除黑恶,建设平安水利。
  • 坚决扫除黑恶势力,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 扫黑除恶齐出力,综合治理创平安。
  • 扫黑除恶,利国利民,举报黑恶,人人有责。
  • 扫黑恶,净环境,促稳定,保平安。
  • 扫黑除恶众志成城,平安建设人人参与。
  • 扫黑除恶扬正气,群防群治创平安。
  •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
  • 积极参与扫黑除恶行动,共建和谐美好家园。
  • 黑恶势力不除,铲黑工作不止。
  • 社会平安,人人受益;维护平安,人人有责。